母女因无锡高架桥侧翻遇难:离6岁女儿生日还有6天

河内1分彩开奖 2019年10月15日 09:21:58 阅读:14 评论:0

(原标题:逝者|母女逝于无锡高架桥侧翻,离女儿生日还有6天)。

高馨的丈夫王鹏眼睛红肿,里边有明显的血丝。好几天没有正常吃饭和睡觉,他的脸色看起来很差,说话声音也有一些嘶哑。

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,和家人一起,被安排住在无锡市西北塘附近的一个酒店。岳母问起一个事情,他条件反射地说出:“等我先和高馨回去商量商量。”  然后,他和岳母都沉默了。  10月10日下班后,高馨开着一辆黄色的伯爵轿车,载着6岁的女儿艾米走在回父母家的路上。母亲已经准备好了晚饭。傍晚6点10分左右,锡港路的左转灯变绿,高馨跟着前车左转。同时,上方的312国道跨桥正有一辆红色的大货车载着6卷钢卷经过。  桥轰然倒塌。  好朋友姜爽是个急性子,经常嫌高馨开车慢吞吞,高馨总说:“不着急,慢点开。万一有人突然冲出来呢,安全第一。”  “我多希望她当时开得再快一点或者再慢一点,哪怕早一秒或者晚一秒都行。”姜爽说。

▲王鹏怀抱着高馨和艾米刚刚拍的写真。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#writer摄

出事儿了。

从高馨工作、艾米上学的南外国王国际学校启程,一路向北,回到位于东北塘附近的家里,共有24公里。过了事发的桥,再有2公里,就是高馨的父母家。

高馨家住的老房子,是母亲在供销社的单位分房。如今老住户大多已经搬走。高馨家一直住在这里。家门口贴着的春联鲜红,上边写着“四季平安福满堂”。

楼下的邻居说,艾米是个很机灵的小姑娘,高馨的父母很疼她。邻居们经常看到,高馨的父亲怀里抱着艾米,母亲怀里抱着小狗,一起在楼下散步。

10月10日下午5点多,高馨还和父亲通了个电话。“刚从学校出发,估计6点多到家。”。

▲高馨母亲家距离事发地只有两公里。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#writer摄

锡港路附近的312国道,是无锡最繁忙的路段之一。附近有钢材城、型材城还有大型的金属制品公司聚集,有“华东地区最大的不锈钢集散地”之称。每天听着载满钢材的大货车经过的轰轰声,成了附近居民们的日常。超重大货车难免会让路面变得坑坑洼洼,有居民为了将借道的大货车拦截在外,自费安装了限高杆。

高馨在这附近生活了多年。

幸存的三轮车司机刘建军说,他听见了异常的轰轰声,然后踩下刹车,看着桥慢慢地倒了下来。有三辆车被压,其中高馨驾驶的黄色伯爵轿车只有车头露出。一瞬间,周围的灰尘腾起,原本亮着的车灯前形成了两条鲜明的光柱。从三轮车里跑出的司机成为整个画面中唯一移动的人。

高馨的父亲最先到达了现场,他看到熟悉的黄色伯爵变形严重,女儿被压弯了腰困在车里。老人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身体,还有余温,但巨大的桥梁压在车上,消防人员也一时无能为力,他只能在旁边干着急。车的后半截被完全压在桥下,他无法知道艾米的情况。

6点半,王鹏在微信群里看到了一段关于桥侧翻的视频,他匆匆扫了眼,就关上了视频,“因为我不喜欢看这种视频。但是关上那一瞬间,我的心一下子慌得厉害。又打开视频,看见被压在桥下的有一辆黄色的车。”他一遍又一遍给妻子打电话,一直都没有人接,又打电话给岳父,被告知:“出事儿了。”。

王鹏赶到现场时,消防、警方、武警和医疗人员都已经到现场救援,他被拦在了警戒线之外,没有办法进到里边,甚至连侧翻大桥的样貌都看不清楚。

姜爽和丈夫得知消息后马上赶过去。她看见王鹏这个黑黑壮壮的男人,一直在哭,用手捶着胸口说难受:“哭得太用力了,他就弯下腰一直干呕,也吐不出来东西,又正起身子哭。”。

很不真实。

一名参与现场救援的人说,因为黄色的小轿车车头露出部分较多,最先救援的是黄色小轿车驾驶位的人。

“把大人救出来后,我看见车里有很多小孩子用的东西。还有毛绒玩具。”他说,看到这些毛绒玩具,救援的人都觉得心疼。

在官方的记录中,10月11日凌晨2点46分到凌晨3点54分,三名被压在桥下的人被相继救出,呼吸心跳均停止。除了高馨和艾米,还有白色车辆中的一名中年男子。

高馨的家人对此浑然不知,无法接近救援现场,他们就在宾馆里一直刷新闻。侧翻桥梁的底座和边缘围挡中间,倒在地面后形成一个小的夹角,他们在心里祈祷着奇迹出现。

知道女儿生还希望很小,高馨的母亲对王鹏说:“如果高馨没了,艾米以后给我们养行不行。”王鹏一口答应。

王鹏大高馨两岁 ,两个人在网上认识。王鹏记得,他第一次见高馨的时候,就觉得高馨会是他的妻子。为了能陪着她,王鹏在淮安陪着高馨读了两年大学。有一年高馨送给王鹏的生日礼物,是一本关于两个人恋爱到结婚、生子的纪念册。

高馨很有主见,家人还没完全同意时,就偷偷领了证。后来在王鹏出生和工作的玉祁安家。因为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女,双方约定在玉祁住一周,在东北塘住一周。

在同学、朋友眼中,夫妻二人很恩爱。“王鹏要过30岁生日的时候,高馨特意拉了一个群,偷偷问我们要怎么庆祝、怎么给王鹏惊喜,还说谁有好点子就给谁发个大红包。”。

两人的经济并不算宽裕,但高馨很满足。姜爽记得,一次高馨戴着一个很细的戒指,上边有一个很小很小的钻,高馨假装嫌弃地伸着指头和她说:“你看这钻小的,都得拿放大镜看呢。”姜爽笑着调侃她:“撒狗粮,好恶心哦。”。

▲高馨写给女儿的信。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#writer摄

王鹏喜欢钓鱼。高馨怀艾米时,还挺着个大肚子陪他去钓鱼。“我看我老婆挺着个大肚子坐在那里陪我,很辛苦。”从那之后,王鹏再没有去钓过鱼。

事发前两天,高馨还说自己刚学会了一道新菜,周末做给王鹏吃。

王鹏翻着两个人的回忆,又不忍心继续翻下去。昼夜没有规律,让他已经记不清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几天,他看着周围的人都在忙碌,总觉得这一切都很不真实。

他说,他不怪超载的大货车司机,也不怪未知的桥梁质量问题:“要怪就怪我,是我没有照顾好她们两个。”。

“永远爱你”。

2019年是高馨和王鹏认识的第十年,这个10月也有两个他们的重要日子,10月6日,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。10月16日,是女儿艾米的6周岁生日。

每年艾米的生日,家里人都会带她去拍一套写真。10月3日,高馨按惯例带艾米去拍了写真。照片里,艾米穿着珍珠吊带的小背心,和缀满亮片的蓝色人鱼尾巴,双手托着脸侧躺在一个冲气贝壳里。她是单眼皮,眼睛笑起来弯弯的。

艾米属马,名字里有“桐”字,取名的时候,王鹏和高馨希望女儿这匹小马不要跑得离他们太远,就用名字里的木头“拴住她”,又希望女儿能够一生顺遂,所以取了小名艾米:“又有草,又有米,衣食无忧。”。

▲高馨送给王鹏的纪念册。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#writer摄

高馨笑起来眼睛也是弯弯的,姜爽说,高馨笑起来和歌手何洁很像,“胖乎乎的,一看就一脸的福气。”艾米则是她眼中的“小人精”。

姜爽的儿子从四年前就开始跟着高馨学英语。小艾米经常会以“王老师”自居,她带着儿子去高馨家学习时,艾米会学着老师的样子嗲嗲地说:“这位家长啊,你带着小朋友来上课啦?”。

四岁多的时候,高馨在家里给孩子上课,艾米还会觉得委屈:“妈妈你不陪我了吗?”高馨向艾米解释,自己在工作,艾米又说:“妈妈,那我陪着你好不好。”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,艾米就会一直安安静静,一句话也不说。

艾米的事情,基本都是高馨在管。在高馨的床头柜上,放着许多书,有关于幼儿教育的、有故事书,有专业的英语教材:“她特别好学,从怀孕后就看孕期知识的书,女儿长大点,就看故事书给她讲故事。她们两个一直是不分开的。”。

高馨会换着花样给艾米梳头发,喜欢给她买漂亮的裙子,喜欢给她讲故事,也喜欢和她一起做手工。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,艾米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需要被呵护的小朋友。有时候奶奶帮她穿鞋,她还会生气。“她觉得穿鞋子是自己的事情,就要自己做。”姜爽说。

姜爽很佩服高馨,她不急躁,有耐心,有规划,她喜欢也适合当老师,从不把孩子只当成孩子看。

“她不会像我们一般家长一样,对孩子是命令式的,她喜欢和孩子做朋友,经常会和孩子商量、开玩笑。”一次,姜爽的儿子借上厕所的名义磨洋工,高馨就笑着和他说,“下次你来了,得让艾米在厕所门口摆个小板凳收费了。”。

高馨想要陪着女儿一起成长,就去考了幼师的资格证。为了给女儿提供更好的条件,一年前高馨考进了南外国王国际学校,并把女儿带到那里上学。

因为距离家里比较远,上班要一个小时,夫妻俩就买了一辆黄色的小轿车给高馨开。车子不贵,被高馨装饰得十分温馨,有乐高做成的KT猫,摇头小娃娃和几个毛绒玩具。

高馨对姜爽说,她计划着提升自己,想再去学一门西班牙语。艾米刚上中班,她也开始考虑女儿之后上小学的事情……。

巨大的桥梁轰然侧翻5天后,高馨家的客厅搭起了灵堂。黑白色的照片里,高馨和艾米脸上都微微带笑。

卧室的抽屉里,高馨给艾米的一封信中写道:“我会继续陪你走下去,保护你,爱护你,陪你度过欢乐、艰难、迷茫。亲爱的女儿,妈妈爱你,永远!”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高馨、王鹏、姜爽均为化名。)。

评论

相关推荐